全国服务热线:13561316186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典案例经典案例

踢死警察 主犯为何死刑有缓?

发布时间:2018-06-30点击量:0

北京晚报:踢死警察 主犯为何死刑有缓?
三年前,哈尔滨市发生一件大案,警察马某被温珂?#28909;?#36386;打致死。此案一度被当地警方定性为恶势力团伙,主犯温珂也?#32531;?#40857;江高院判处死刑。不过,在死刑复核阶段,最高人民法院不予核准,并将案件发回重审。最终,温珂被改判为死缓。
踢死警察,又是三进宫的累犯,温珂为何得免一死?记者采访了其死刑复核阶段的代理律师、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通祥。
歌厅内警察遇害
2010年1月31日20时许,温珂、黄立明、王松园及其朋友高振东?#28909;?#22312;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大?#24544;?#27468;厅娱乐。21时许,温珂、黄立明在歌厅遇到了相识的于涛?#28909;耍?#21452;方互到对方包房敬酒寒暄。
此时,有警察也在歌厅娱乐。黑龙江省高院查明的事?#24403;?#26126;,温珂?#28909;?#22312;歌厅过道时,警察马某从卫生间出来,欲返回与同事聚会的包房。因黄立明踩了马某的脚,马某对黄立明说:“你踩到?#19994;?#33050;了。?#34987;?#31435;明不满,对马某说:“踩你脚咋地?”站在黄立明身边的温珂上前猛击马某头部一拳,将其打倒。后温珂、黄立明连续猛踢马某头部,王松园也上前连续踢踹马某头、胸部。后温珂摆脱他人劝阻,将马某头部摆正,再次连续踢踹,王松园也再次上前踢踹,黄立明也再次猛踢马某头部一脚后离开。
警察马某因头面部多次受钝性外力作用,在被送往医院抢救过程中死亡。
警察曾忽视同事受伤
当天与马某一起在该歌厅203包房内唱歌的,还有他的7名同事。然而,可能是歌声嘹亮,发生在过道的?#24615;?#24182;未引起这些同事的注意。甚至有的警察看见有人倒在过道的地上,也当作醉鬼而视而不见,完全没想到是自己的同事。
警察陈某作证说,他和同事吴某在走廊男洗手间与203包房中间处看见有个男的倒在地上,他以为有人喝多了,没有理会就回包房了。后?#27492;?#21548;韩某说马某被人打了,出去才看见马某倒在另一个包房的沙发上,他们把马某送到医院,大夫说马某已经死亡。
韩某作证说,在马某去卫生间约10分钟后,他看见当地派出所有两名警察出警,过去一问,民警说有人报案,这时他才发现马某躺在对面一包间沙发上,鼻子出血,闭着双眼。他和同事把马某送到医院,但马某已经死亡。
对温珂?#28909;?#30340;抓捕过程颇有戏剧性。温珂?#28909;?#22312;殴打完马某后,去外边一饭店吃饭,当得知歌厅聚集了一帮人后,温珂以为是对方来打架,就从饭店抢了一把?#35828;叮?#21644;黄立明?#28909;?#22352;?#31561;?#27468;厅。结果进去一看,里边都是警察。警察在抓捕温珂时,温珂?#28909;?#21644;警察撕扯,甚至在警察把温珂押到警?#36947;?#26102;,还有其同伙拉开?#24471;?#27442;“营救”温珂,后警方朝天鸣枪,才镇住这些人。
“三进宫”累犯一审获死刑
温珂今年26岁,哈尔滨市人,初中文化。早在2003年,当时尚是未成年人的他就因故意伤害罪而被处缓刑。到2009年8月,温珂?#24544;?#23547;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。
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一审认为,温珂与黄立明、王松园因琐事踢打马某,致马某死亡,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。此外,温珂还在另外两起案件中殴打他人,构成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。温珂杀人罪行极其严重,且系累犯,应从重处罚。根据温珂的犯罪事实、犯罪性?#30465;?#24773;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,该院判处温珂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温珂提出上诉后,黑龙江省高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,并报最高院复核。此后,温珂家人?#19994;?#20102;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的谢通祥律师,请他担任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人。
找法条激辩不该死
“全面了解案情后,我认为,温珂属于不必立即执行死刑的人。”曾多次在死刑复核阶段成功辩护的谢通祥律师提出了几点争议,并向最高院法官提交书面辩护意见。
首先,温珂的?#25913;复?#28201;珂给?#32531;?#20154;家属积极赔偿了50万元,一定程度上弥补了?#32531;?#20154;家属的经济损失,并?#19994;?#21040;了?#32531;?#20154;家属的谅解,达成了谅解书,?#32531;?#20154;家属也积极要求法院从轻处罚温珂。如果核准了死刑,?#32531;?#20154;家属得不到赔偿,不利于社会稳定。
其次,温珂没有涉黑,也不是黑老大,他和几个朋友都是临时聚在一起玩,根本不是恶势力团伙。他们喝多了酒,偶尔并且恰巧遇上了?#32531;?#20154;马某,马某虽然是警察,但是案发当时马某不是执行公务。双方在没有任何预谋的前提下临时发生口角,只能按照一般刑事案件处理。温珂与?#32531;?#20154;无冤无仇,就是喝酒喝多了,发生口角后才殴打?#32531;?#20154;,其主观上无杀人故意,因此定性为故意杀人罪属于罪名错误,应处以故意伤害罪。
此外,警方在歌厅抓捕温珂时,温珂当场指认其他被告人,警察当场抓捕了温珂指?#31995;?#20154;,应该对温珂参照立功处理。到案后,温珂具有积极认罪、悔罪、坦白的行为,依法应从轻处罚。
“还有一点应该引起注意。”谢通祥说,致命伤是谁踢的?当时有多人踢踹过马某的头部,而最后踢踹的并不是温珂。谢通祥律师据此认为,马某的死是多人共同施加伤害的结果,不应以温珂的死刑立即执行来偿命。
最高院不予核准死刑
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,?#27573;?#20102;被告人温珂,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意见。并于今年8月2日作出刑事裁定书,不予核准死刑,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。
最高院认为,温珂所犯故意杀人罪情节恶劣,后果严重,又系累犯,依法应当从重处罚。鉴于此案系多人共同实施加害行为致?#32531;?#20154;死亡,温珂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且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?#32531;?#20154;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,对温珂判处死刑,可不立即执行。因此,最高院不予核准,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。
今年10月,黑龙江省高院重审后作出判决,该院认为,温珂被抓获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?#32531;?#20154;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,对其可判处死刑,不立即执行。温珂所提一审量刑过重的上诉意见,及其辩护人所提温珂具有认罪、悔罪、坦白表现,应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,予以采纳。最后,黑龙江省高院决定对温珂缓期两年执行死刑。

地?#32602;?#23665;东省菏泽市重庆路555号(奥斯卡春城西门)  电话:13561316186  手机:13561316186
版权所有:山东能化律师网  技术支持:菏泽网络公司
ac米兰球员
国际新世纪娱乐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查询 五星娱乐网 不倒翁投注法反过来用 我想看一彩票网 重庆时彩时彩结果 买大小单双彩票的技巧 二人麻将技巧视频 金星娱乐官网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大乐透复式中奖计算表 重庆时时开奖时间安排 1分钟一开大发快三规律 pc蛋蛋28官网软件下载 分分pk10是哪里的 彩霸王綜合资料168